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网,中国高端私人订制旅游品牌之一!始于2003年  登录 | 免费注册

028 85067800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欧洲旅游 > 南欧旅游 > 意大利旅游 > 庞贝

庞贝


人类历史上,找不到第二个城市象意大利庞贝那样奇特的:它在1900多年前毁于一旦,而在沉睡了1600多年之后,居然又重见天日了。平时,当人们漫步在古罗马帝国的庞贝市时,会无处不感受到它当年的鲜活、繁荣、进步;而当游人散去,再去体察这座从地下刨出来的城池时,它又显得那么苍凉、悲怆、寂寥。庞贝实在太神秘了,它向每一代人提示,它向每个民族警告,它令每个人深思!近200年来,各国名人要员或凡夫俗子,只要有条件的,无不慕名而来,到此来感受庞贝,想象庞贝,祭奠庞贝。可以肯定,只要地球上还有人类和文明,庞贝还会常被说到、写到。
                 一、 灿烂的昔日
  庞贝城位于气候宜人的那不勒斯海湾边上,土地肥沃,雨水充沛,海陆交通便捷,是当年罗马帝国的农业、牧业、酿酒及外贸的重要集散地之一。所以,当地球上大部分国家、民族还相当愚昧落后,仅为勉强度日而苦苦挣扎时,而庞贝市居民似乎早就在方方面面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政治的民主,司法的完善,经济的发达,文化的普及,休闲生活的发达 ...... 无不令现代人惊讶万分。2000年前,庞贝已有2万居民,其中有希腊人、埃特鲁里亚人、萨姆尼翁人等,这里是个多民族混居区。城市面积达1、8万平方公里,城墙长4800米,有8座城门。分9个城区,大街小巷星罗棋布,四通八达,其中5公尺宽的主干道有4条,均东西、南北走向。每条马路都有名字:丰饶街、幸运路、执政官大道等等。马车可行驶在用大石板铺成的路上,邮车几天内便可抵达罗马帝国的各大城市,东到小亚西亚,西到西班牙,当年留下的深深车辙,至今仍一目了然。不知历经几代人、几多马车奔跑后才能刻下如此深凹的车辙?全城不计其数的商摊店铺,随处可见:水果摊、菜市、鱼市、肉店、奶酪店、橄榄油店、鱼子酱店、面包房、酒馆、漂洗行、织布房、陶器作坊、打铁铺、铜匠坊、玻璃作坊、金银作坊 …… 其经营方式大多为自产自销,前店后坊。在阿波罗神庙旁边有一个特制的石灰石小洞,这是市政府为防止不法商人缺斤短两而设制的标准容器,以保证买卖公平交易。繁荣的庞贝,甚至出现一些雏形的美酒广告,酒馆多达100余家,但也有消费者发泄不满的权利,一位顾客在一家酒肆的墙上留下了一句对老板恫吓的话: “店家,你卖给我们兑了水的酒,却把好酒留下,你得为你的鬼把戏付出代价!” 在一家陶器作坊里,写着一个布告:“每礼拜六,庞贝、诺卡拉有集贸;每礼拜天,阿特拉、挪拉有集市”。一家水果店墙上写着一句标语:“水果商贩支持普里斯库出任高级行政官!” 在有些客栈的墙上,还留下失恋者的感叹:“毫无疑问,我心爱的人曾在此与她的相好幽会过。” 有的商家墙上刻着:“欢迎追名逐利!” 由此可见,当时能读会写的人已相当普遍 。
  那时人们也已发明了日晷与漏壶,用来准确计时。
  沐浴则达到了完整的“浴文化”的高度:亲朋好友或同业人员常互相约到浴池来聊天、叙旧、谈生意,喜欢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沟通思想感情。3座大型公共澡堂,分温水池、热水池、冷水池,男女分开,一次可接纳1000人同时洗澡。有更衣间、按摩室、厕所,地板还是温的,下面有暖气,用蒸汽通过陶制管道散发热量。这一水准,即使对欧洲非罗马帝国地区来说,也是过千年之后才达到。泉水从百公里之外的山上引过来,水管有石凿的、陶烧的以及铅制的,水塔建在公共浴池边上,用大管道先将水流入公共浴池。小管道的水则流向各家各户,因此庞贝人也早就用上了冲水马桶!污物、粪便则从很粗的下水道排走。
  哪儿有城市,那儿就有贫富。那时的庞贝,除了神职人员、政府官员、奴隶主等“上层人”外,奴隶和自由职业者等的“下层人”占了全市人口的80 %。他们的住宅区自然也泾渭分明。在贵族、奴隶主和富豪的住宅区,每个院落都非常讲究,精雕细镂的大理石门楼,客厅地板上的镶嵌画,马赛克砌的圆形洗澡盆,大部分房间有暖气(靠烧木炭的炭窑排出的暖气取暖),小花园种满奇葩异草,中间放着精美的雕象 …… 奢华的布局,****的生活,由此可见一斑。在威提乌斯大宅的门厅墙上画着淫神普利亚普斯像,画面上十分夸张地突出淫神的阳物。这一挺拔的男根,在当时人们的眼里,它具有辟邪和预兆多子多福的象征,不应简单地曲解为伤风败俗。时今它几乎天天引来现代游客的阵阵笑声,成了游览庞贝的一道“风味菜”。在农牧神大宅里,人们发现了一幅非常珍贵的镶嵌画:《马其顿王亚历山大与波斯大流士三世作战图》,它高3.83米,宽6.5米,用150万块彩色碎玻璃和大理石组成,此幅巨画生动地反映了公元前333年希波战争的宏伟场面。在还有一家画满各种花卉的壁画中,铭刻着一句颇发人深省的话:“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而奴隶、雇工和手工业者的住所,则大部分是那些又小又矮又黑的“蜂窝”。
  市中心有两座剧院,大的一座可容纳近5000人,小的一座可供1500名观众欣赏音乐会、滑稽剧、诗歌朗诵会等,可见当时的文娱活动已颇具规模。城东南的斗兽场则可容纳2万观众,依山势而建,不但保证每个观众视野开阔,而且音响效果极佳。要说明的是:这一“斗兽场”内的浴血奋战,不但有猛兽之间的撕杀,而且也有奴隶与野兽的搏斗以及奴隶和奴隶、俘虏与俘虏之间的较量,均无不以对方的生命为代价。人们不难想象当时的格斗场面会怎样揪人心肺,如何充满血腥味!至今在场内尚可依稀辨认如下的句子:“塞那杜斯是英雄,也是索命鬼”。“费里克斯将要与熊搏斗”。
  庞贝城西南角有一群宏伟的建筑,其中有市政厅、欧马齐亚楼、维斯巴宪神庙、朱庇特神庙、阿波罗神庙、巴西里卡会堂等“上层建筑”,每幢楼房气派非凡,厚重的地基,高大的墙壁,墙上残留的大幅镶嵌画,半折子大理石门框、断了的精美石柱、庭院中耸立的天神或猛兽 …… 无不透露出神与人的统治者的威严、神圣、高贵,也充分证明罗马帝国城市的先进、发达、强盛。但还应看到另一层面:当时的军队统帅可随意处死战俘,将俘虏的妻子、儿女占为己有,作为自家的奴隶或以奴隶身份出卖,至今仍可找到出售奴隶的高台;在出征前,将领们必定杀牲口祭神,让神职人员从祭品中取出肝脏,解读肝的形状、大小和表面血管的走向,预卜战事;或者请神职人员分析一群乌鸦飞过的时辰、多少、队形,预测战况。庞贝的工程师们可设计出好几公里长的高架水渠,误差才几厘米,但夜晚又很害怕恶魔会来伤害他们。
  上层统治阶级在吃方面已到了挥霍无度、穷奢极侈的地步。他们把加工过的牡蛎当冷盘,将沾了蜂蜜或罂粟籽的龙虾、海胆、田鼠,在油里炸过后当配菜,还吃精制的腰花、母猪的阴道、活野公猪的咽喉、火烈鸟或鹳鸟的舌头、夜莺的肝,饭后点心是一种腌制过的、带甜酸味的海鳝。如果捕到海鳝后,经过几天奴隶肉的喂养,认为这种海鳝的味道最美。贵族老爷的食谱不但希奇得离谱,而且无节制,信奉哲学家塞尼卡的信条:“吃是为了吐,吐是为了吃”。酒足饭饱思淫欲,才2万人的庞贝有25家不同档次的青楼,它们的墙上至今仍充斥着各种春画。有的窑子陋室又小又暗,有的妓院客房则又大又亮。导游风趣地说:前者是穷人“半途解渴”的地方,后者则纯属富人“馋猫偷食”。据悉,当时罗马帝国臣民的习俗可以随意找“ 野狼”(妓女)或本家女奴发泄,而在自家的夫妻床上得好好睡觉。
  灿烂的昔日庞贝活脱儿是现金社会的一个缩影,它会讲许多生动而又耐人寻味的故事,远古的魂灵似乎会时常拉住游人,诉说他们自己的往事。
                 二、 慌乱的末日
  公元79年8月24日中午,庞贝象往常那样繁忙、兴旺,车水马龙,熙来攘往;不远处的那不勒斯海湾,青山绿水,碧波荡漾,不少船只停靠在海湾或行驶在海上,处处呈现出一派太平景象。坐落在庞贝北边才10公里的维苏威火山,海拔1280米,已有800年“息事宁人”,乖乖地静观着庞贝发展壮大。可是今天,它似乎怒火中烧,要不顾一切地大喊大叫,毁灭人间一切!毫不留情地将1000度的岩浆以超音速的速度喷向7000米的高空!最初飘下来的仅仅是火山灰、浮石雨,但也击倒了占38 % 的死难者人数,**大部分庞贝人及时拿起枕头、盖子、木板等物**在头上,迅速逃离而去,从而拯救了自己的生命。倒霉的是那些妇孺、年迈、有病的人,或者自以为火山喷发会很快停止、舍不得家产及暂时有庇护地方而又不想出走的人,他们共约2000余人,躲藏在全城的各个犄角旮旯里,他们自然不敌维苏威火山长达 18小时、先后6次的大咆哮,一阵又一阵的岩浆、熔石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洒向庞贝,灼热的火山灰和熔岩很快布满全市,压塌和点燃了所有的建筑、树木,无孔不入的滚滚气浪,让侥幸存活的庞贝男女也很快窒息而死。最要命的一次是8月25日凌晨,象原子弹蘑菇云那样的一朵乌云在维苏威上空25公里处迟迟不肯散去,其实它们全是火山喷发的火山灰、浮石等东西。猛然间,它们带着300度的余热盖天覆地般掉了下来,方圆65公顷的田野一下被6 — 19米的火山灰、浮石严严实实地掩埋了,一切的一切全被紧紧地封存在这一历史时刻。从此,焦黑一片,寸草无生。
  虽说维苏威火山已有800年未曾大发雷霆,似乎公元79年的大喷发来得那么“迅雷不及掩耳”,但用现代科学来分析,其实不然。因为在公元62年,庞贝地区打过一阵“摆子”,震塌了不少房子,以至17年来,庞贝人一直在修建因这次地震而倒塌的各种建筑物。从此之后,小地震时有发生。79年8月20日前后,庞贝部分建筑物的外墙内壁都晃动过,酒瓶里的葡萄酒也起过“波浪”,甚至听到过地底下发出的沉闷响声。然而,几乎所有庞贝人对上述现象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有一个庞贝人认真思考过,这些摇晃究竟预示着什么。也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近在咫尺的维苏威竟然有一天会变成凶神恶煞,对所有生灵生吞活剥,给庞贝带来灭**之灾。在000余名死难者中,既有走在半途、赶着骡子的脚夫,作坊里忙碌的奴隶,酒馆里酗酒的醉汉,准备拼杀的角斗士,怀抱婴儿的母亲,也有手持神像的虔诚信徒,手捧珠宝的守财奴,带着宠物的闲人 …… 当死神突现的一瞬间,他们虽然各有逃难的姿态,但无不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也许他们还来不及喊出一个字,就统统被火山灰、岩浆、熔岩封住在原地了。鱼市场旁边还堆放着刚刮下的鱼鳞;新出炉的面包刚被放上桌子;一家诊所里,大夫刚检查过一位病人,墙上刻着:“巴纳尔,大便正常”;正当喧嚣的庞贝变成幽灵之乡的一刹那,肯定还有一位通晓《旧约》的学究,此时此刻,他似乎悟到了什么,即刻用石头在墙上潦草地写下:“这个该死的罪恶城市!”
  盖约-普利牛斯是罗马帝国舰队的将军,也是位著名的自然科学家,当他在那不勒斯湾北边舰队总部米塞努姆港看见维苏威火山上空乌云时,立即命令将战船驶向庞贝方向。但他无法驶近,因火山灰、浮石雨太密集了。于是,他只好在离庞贝不远的斯台比亚港过夜,因夜空中弥漫火山灰,使患有哮喘病的将军勉强苦撑了一个夜晚,第二天早上不幸一命呜呼。但普利牛斯将军和他留在米塞努姆港的侄子都对维苏威火山作了观察、记录。20年后,他侄子写了两封长信寄给罗马著名的历史学家塔齐土斯,里面详细介绍了维苏威火山是晚喷发的情况,从而留下了宝贵的史料,使现代人对这个二千年之遥的大劫难能了如指掌。信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我们准备自己逃跑用的车子在平地上摇摆不停,虽然我们在轮子底下垫了石头。我们看到,地震造成海水退潮,大批海洋生物搁浅在沙滩上。一片乌云里突然窜出两团大火,就象两道巨大的电光,所向披靡 ……跟着普利牛斯将军从米塞努姆港出来的士兵们一下被烧得抱头鼠窜,奔喊‘上帝保佑 ’,但这个时候更多的人已意识到,根本没有什么上帝 ……”。
  慌乱的末日,庞贝几乎在顷刻间停止、凝固、冻结了一切,犹如上帝突然撒下一张无边无际的黑色巨网,要将地上所有的动物、植物、建筑 ……. 一网打尽。在这一不可抗拒的灾难面前,人类似乎才有了一次平等!
公元79年8月24日,同时遭毁的还有离庞贝不远的两个小镇,它们是:赫库兰尼姆和斯台比亚。

                  三、 重见天日
  庞贝虽然是在一天内掩埋的,但却需要数百年时间的慢慢苏醒,当然,真正意义上的“复活”是不可能的。1592年,农民在维苏威火山西南8公里处修筑水渠时,掘到过古罗马的钱币及雕刻过的大理石碎块等。1707年,人们在维苏威山脚下打井时,又挖出了3尊衣饰华丽的士女雕象,但没能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 1748年,人们挖出了一块刻有“庞贝”字样的石块,从而证实了历史上传说的庞贝城。在发掘过程中,时不时能挖到各种“色情画”,这使那不勒斯国王卡尔很头疼,于是他命令:将其统统收藏起来,只有他一人才有存放“淫画”仓库的钥匙。这样,这批“禁画”被昏君们一下封存了200多年,直到2000年才向公众开放。1861年,意大利国王伊曼钮二世下令大规模挖掘庞贝古城,正式官方发掘启动。时至今日,大体已有4/5的庞贝重见天日。
在发掘出来的大量建筑、街道、工艺品、生活用品等东西中,最令人难忘和惨不忍赌的是遇难者的身姿,他们用肢体语言简洁地诉说着各自生命的句号。1748年后,人们陆续挖掘出被火山灰包裹着的人体遗骸,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的血肉之躯早被烤焦、挥发、消失了,只留下一个个空壳 —— 身体模具。1860年,一个考古队员灵机一动,想出个好主意:将石膏浆灌进去,干了后便得到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体模型”,那是一批流露出**望透**、无比痛楚的的石膏像,死的瞬间,也是凝固的瞬间,忠实地记下了庞贝人变成亡灵的一刻:一个男子在灼热的火山灰面前正竭尽全力保护他的妻子;一个保姆弯下身体正护着主人的女儿;一个孩子死抱着母亲的膝盖,将脸使劲贴在妈妈的腿上;乞丐无援地立在街口;角斗士想挣脱掉锁链;有的人紧抱着头躲在墙脚,恨不能隐遁而去;也有人手持金币袋,而不知何处是生路;还有人手捧神像,期盼这一生死关头,神灵快来指路 ……。考古工作者注意到,一部分遗骸不是从道路的水平线上发掘到的,而是在1米以上的火山灰、浮石层里找到的。这就意味着:这批死难者曾经顽强地与死神拼搏过一个下午,甚至更长时间。史学者认为:一下被炽烈的岩浆烫死或被巨大的浮石击毙的人,恰恰是幸运者;而躲藏在一处可庇护地方的人,则大多被活活烤死、闷死,那要经历一段生不如死的痛苦。

  在这里出土的一只银杯上刻着一句话:“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不知这个聪慧的银杯主人是否逃过了“ 8、24”大劫难。
  经200余年的发掘、研究,现代人对庞贝的了解几乎已“一览无余”,甚至比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曼哈顿上空的那场人为灾难更清楚。
  当德国诗人歌德游览完庞贝古城后说:“在世界上发生的诸多灾难中,还从未有过任何灾难像庞贝一样,它带给后人的是如此巨大的愉悦。”不知这位德国大文豪为什么要那么说,难道那场人类历史上少有的自然灾难令后人如此愉悦?而不是更多的思考?那么,倘若这位智者能获知人造灾难“9、11”,他又会发出怎样与众不同的感叹呢?也许歌德的话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国人不是也说: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今人对尚未挖出的1/5 古城还有什么期望?待到整座庞贝重见天日之时,它还能告诉现代人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庞贝旅游提示
      游客的主要入口是位于朝海方向(西面)的古老的玛丽娜大门(Porta Marina)。要参观这个庞大的遗址—庞贝约有25000人口—你需事先筹划清楚。目前只发掘出一半左右的遗址,但仅仅这些就得花上一天的时间来参观。早点出发可以避开拥挤的人群,因为这是意大利南部最受欢迎的徒步旅行景点。同时,庞贝与那不勒斯共同创办的国立考古博物馆也值得一看,里面陈列着这几年中从遗址搬来的许多可移动物品。先去游览最精彩的景点,不要被无关紧要的大街拖住后腿,那里的小房屋看起来都差不多。
    入口不远处是城镇古老的广场(forum),其边缘上有许多遗迹中最壮观的城市建筑:阿波罗神殿、焦韦神殿以及庞贝最大的建筑—长方形教堂。北面坐落着当地最著名的房屋:农牧之神住宅(Casa del Fauno)与韦蒂伊住宅(Casa dei Vettii),后者特别有趣,它曾是富有商人兄弟的房产,房屋中饰有绘画的壁缘是同类建筑中最好的代表,其中有一幅绘画是描绘著名的、精力旺盛的生殖力之神普里阿普斯的壁画,这是遗址上许多表现生殖器的作品之一(极有可能代表着避邪的迷信尝试)。
    另一座保存完好的房屋是位于东面的阿奠里尼一多拉蒂住宅(Casa degli Amorini Dorati),再往西边去就是波埃塔一特拉吉卡住宅(Casa del Poeta Tragica),以突出的镶嵌图案和粗糙刻画《小心狗》而著名。西面较远处有一条坟墓与柏树成行的小路(坟墓路)穿过埃尔科拉诺大门通往一对别墅--迪奥梅德别墅与米斯特里别墅(Vilia dei Misteri)。返回到广场后,往东沿着阿邦丹扎路(原来是一条繁忙的商业街)前往遗址的其他部分。往右沿着剧场路走一小段就到了大剧场(Teatro Grande,能容纳5000人的露天剧场)和较小的能容纳800人的皮科洛剧场,或奥德翁(Odeon,规模较小、有遮盖的剧院的名称)。往北走两个街区,在卢皮纳雷胡同角落处延伸着斯塔比亚内公共浴场(Terme Stabiane)的遗址,这是庞贝主要的浴室综合建筑。卢皮纳雷胡同末端曾是一个繁荣的红灯区,这处游客最喜爱的地方之一是由配有床铺的单人间与描绘所提供的各种服务的壁画组成的一个小妓院。
    沿着阿邦丹扎路往下走,再往右拐,就来到了梅兰德罗住宅(Casa del Melandro)--另一座由镶嵌图案与壁画装饰而成的著名的贵族房屋。此外,还有两座位于街尾右边、带有美丽花园的优美住宅洛雷伊乌斯--蒂布尔蒂努斯住宅与朱利亚-费利切别墅。靠近遗址东端的是圆形剧场(Anfiteatro)--现存最古老(公元80年)、保存最完好的罗马圆形剧场之一。
   
●游客资讯中心
地址:Piazza Esedra,Pompei Scavi
电话:+39(0)81 8610913

●庞贝遗址
地址:Piazza Esedra
电话:+39(0)81 8507255


庞贝